【中醫面面觀】執著-關浩基醫師


最近不少人都提到放下執著,希望忘記苦惱,面對未來。是一件好事,放下就是把緊緊握在手中的線放低,但有人會在意自己有沒有放低煩惱的同時,竟又拿起另一執著。


之前有一病人胸悶,西醫檢查排除了心臟或肺的病變,於是我問病人是否有情緒的煩惱。她回應我她是個信奉佛教的人,自從學佛後,心境變得平和,學會放下,所以沒有情緒困擾。言談間,她不停重覆自己要努力,努力放下,但不容易,要每天提醒自己不要我執。我回應時指,執著於不執著也是執著呀。她想了想,點了點頭,也連她也認同。


執著與固執不同,固執是堅持已見,是原則性問題。執著是自身的牽掛,是刻纏繞著的事,多數在於別人看法,或自己對自己的看法。固執的人不一定執著。所以不執著,就是順其自然,也是東方哲學色彩的本性。很多時加了人工因素就變得不同了。


就像放生,放生應該是當野獸受困時,或被捕時,幫其解開困苦的過程。放生的目的是為了動物免受痛苦,所以食素的目的是為了減少動物被殺,從而減少被捕或被養,也是最基本的放生。你少吃一餐動物就少一次他人受苦的機會,所以現時的放生積功德都是勢利或謀利的!同理,食素的目的也應出自良心為減少動物受罪,而非害怕食肉會落地獄或下世做動物的情緒勒索。


正如失眠一樣,睡得好的人不需要刻意令自己睡好,反而擔心睡不好或害怕不能安睡的人才會失眠。放下、放生是順應自然的事,不需過份刻意,緣份到了,自己能夠放手。現時仍執著不緊要,因為每個人學習過程不一樣,但學習的追求不在乎結果,而應在乎享受學習的過程,否則就只是淪為邯鄲學步,越走越遠。

圖: 互聯網

最新消息
文章分類
最新文章一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