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脈枕的兩端】-診所絮語(一)

September 17, 2019

 

診所在商場是很少的地方,但我知道粉嶺的地域不算少。
有單車的時候就四處走走看看,火車站附近還是很煩擾。
走過一點空氣挺清新,走去另一則還有舊區,也有村屋。

在這個小小的村落裡面,
我不算那種甚麼都可以一腳踢處理的醫生,如果來到達不到祈望,著實抱歉。
我希望我是,不過時間體能都有限制。
現代的醫療上也不容易,
但我總祈望給予符合中醫和當代學術的醫見,
把合理的治療和意見,給予病人。
我勸過病人好好治療,也勸過病人不要放棄其他治療,
真心客觀當朋友著想。
為甚麼說「朋友」,不是當「家人」?
當家人就覆雜了,多了情緒,多了操控願望,多了家庭歷史,複雜。
所以我總嘗試把病人當朋友,說了該說的,互相尊重。
當然也有醫生是相反,對病人又喝又罵又擺姿態說是「當你家人」,
或是「求你讓我醫治你」。
我很尊重,也有不少人是接受的,只是我覺得這不是現代醫療。

在診所裡面,有緣為友,我很感恩。
我記得有個年輕的老師,重鼻敏感和慢性扁桃腺炎兼有,
我總很為難,因為有些關鍵藥沒有,也不能常常覆診。
所以堅持引進了幾個重要的藥,雖然貴,但大家都說好。
後來那老師搬家以後,也回來一次看看,
說就算搬家了還是回來看一下。
我很感謝,遺憾是真的很遠,去了元朗,很難在粉嶺做到根本性的治療。
在口罩底下,我沒有多說,但總是很祝福。
至今還是記得那個名字。
難道要醫生跟你說:「以後要過得好呀!開開心心健健康康呀」
這樣也好像很奇怪。

病人不知道我們在外面幹甚麼,也不一定知道醫生在想甚麼。
但我總覺得,病人來到,
我在就好。

 

圖: 互聯網

Share on Facebook
Share on Twitter
Please reload

最新消息

產後培元 – 輕鬆坐月‧安心固本

September 19, 2018

1/1
Please reload

文章分類
最新文章一覽
Please reload

熱門標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