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脈枕的兩端】(腎病的)希望與失望-一個腎的價值

September 22, 2018

上回講到腎病的一些基本醫學理解,這次則稍為談一下處理腎病一些非醫學的調整。事關腎病既非即時危及命的緊急疾患,但亦非長期不變的小問題,所以理解好情況,調整好心態和生活,對醫藥的效果其實事半功倍。

一)    腎病是病但不是絕望

筆者在京隨師時,有一天患者突然衝門進來「老師求救救我,因為腎病他跟我離婚還帶著女兒走了!」我們只好安慰患者,然而也難以找著很好的說話,告訴他可以好好治療就好。在一般情況下,在早階段配合中醫治療一般均可以控制。或者體能不像前;或許有些事情要放下,但一般處理好其實可以正常生活。有時候,一些極端的個性,在專業來說可能是好事,但是生活來說可能苦了自己,一出問題就要傾倒。從心靈上需要理解患者的絕望,理解其身心靈的痛苦,跟他們一起去理辦法解決問題。一個腎一顆心,都有著無可估量的價值。

二)    然後呢?

    除了極端病情和特殊個人情況的患者外,另一種艱難的情況是「一大家人」一起看病。一個人的家人,和「親家」整家都在,對醫者來說特別為難,彷彿一場親事審判就得落在醫者手上。好些都特別關注工作能力和生育能力,需要我們很小心去就病情回答,給予準確的描述,也要確保準確的接收,有時候也需要多說兩句。實際上,如果控制好穩定好,腎病患者的工作和生育能力均可以恢復正常不必擔憂。即便最懷情況,換腎後也一樣可以工作和生育。需要把內容好好交帶,我就用交帶這個詞,往往不是醫者說了算,需要患者及親屬也可以理解準確才算。慢慢為患者身邊人建立信心,減少不必要的壓力,實有助患者全面康復,走出腎病的局面。

三)    苦難內外

    我無法對苦難中的患者去說「看開點啦」、「好生不如好死」那樣的話。雖然可能對一些人有幫助,但對我個人看來則有點簾價。我素來不傳教,也很少說宗教語言。我只能低著頭好好處方開藥解釋病情,輕說幾句,鼓勵一下,尤其常常叫患者的照顧者也要好好照顧自己。

    「佢走左啦」久未來的患者的家人來看感冒。 
    「你們都在她身邊就好」我說。

雖然客觀上醫生有時候很怕一家大少來看病,但有時候可以一次過跟所有家人說明,人總是有限的,但若能幫助他們同心一起去走,是件好事。

 

 

Share on Facebook
Share on Twitter
Please reload

最新消息

產後培元 – 輕鬆坐月‧安心固本

September 19, 2018

1/1
Please reload

文章分類
最新文章一覽
Please reload

熱門標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