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脈枕的兩端】(腎病的)希望與失望----持續中醫治療減低患者病況及死亡率

September 7, 2018

除了腫瘤以外,另一個經常要對患者分析治療情況和祈望的,是慢性腎病。香港一般西醫均相當反中醫,而且批評腎病病人的中醫診療,故此仿間有不少道聽途說「中藥傷腎」云云。實際上事實與之相反,按當代研究,中醫藥不單不傷腎,甚至有益腎病。所謂的「傷腎」事件,實際只外國西醫濫用草藥而矣(該等品種草藥品種並非中醫應用),與中醫藥無關。遺憾是一些醫藥人員並未理解事件本質和更新知識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這裡引用台灣同業製作的圖片和研究,在一萬多人納入的真實世界數據中(並非經過篩選的病人,更能反映現實況) ,在一般處理下,兼有選用合法經考核的中醫藥治療者,死亡率更低,腎病發展惡化率更低,效果明顯。 

原文章可見

http://shunkulin.blogspot.com/2017/04/blog-post.html,裡面亦有原論文連結,不贅。

而香港一般腎病患者看中醫,一般有以下幾種情況。

一)    主要均是看得太晚:已經腎功能近全失,(GFR<10),腎過濾率僅餘一成以下,難言具備「全面恢復」的希望。僅能做到延緩惡化及提高生存質量。倘若患者此時仍然期望「奇蹟」,一則帶來醫患間不同步而造成失望,二則可能會容易相信外間不合醫理的「騙局」。需要說明治療之目標及合理成效估算,不反對患者追求「奇蹟」,然而需要知道合理估算之範圍。

二)    病人拒絕做任何西醫檢查及用藥:對於這一類患者,應嘗理解其前設,是否對醫學有誤解及特殊信念。需要說明早期急性腎病,現行治療有一定需要,尤其檢查追縱。告訴患者不必對類固醇類藥物有信念式的恐慌,倘若有效,對患者雖然有副作用,但亦有益處。倘若不效,則可以撤藥而專注於中醫藥治療。

三) 病人長期服用類固醇而病情不受控制:香港地區醫療有一種醫學極端主義(medical maximalist),腎病不受控制時,往往無止境地用藥和用更重的藥,而不考慮成效 vs 副作用。例如更重的類固醇和免疫抑制劑。筆者不猜測相關原因是法律責任或心靈安慰,然而就現代研究而言,這是對患者不利的。此時就需要與患者溝通,和西醫溝通,要求減去非必要的治療(逐步,不能突然),聯合中醫藥,觀察成效然後評估。一則為較純綷的中醫藥治療創造更好環境,二則為病人的安全把關。

四)    相信某種偏方、藥理研究而不顧中醫理論:有患者相信某種偏方或藥理研究,但並未知道中醫藥治療需要依從中醫理論,致使對治療存在質疑或不依從。例如陽虛涼體質,仍堅持服用某些寒涼的草藥,這些都會對治療相當不理,這些均需要逐步糾正患者不恰當的前設。

 

Share on Facebook
Share on Twitter
Please reload

最新消息

產後培元 – 輕鬆坐月‧安心固本

September 19, 2018

1/1
Please reload

文章分類
最新文章一覽
Please reload

熱門標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