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脈枕的兩端】《你回來啦》

November 13, 2017

談覆診

 

如果患者不是第一次看病,或者已是很好的朋友。

打招呼就可以親切一點。

輕輕一句「你回來啦」,那就好了。

有時候該回來覆診的沒有回來,會擔心。

有時候不應該這麼快回來覆診的回來了,更擔心。

有輕病患者誤治或過度延誤後才來,有點無奈。

有重病患者來得太遲,只能嘆息。

然而我們無法控制患者有著100%的依從性,病人有選擇;

而最終也不會有醫生100%把病都治好。

 

患者再來了,就要思慮上次看診後的情況。

藥有服好嗎?有休息夠嗎?有沒有誤食?都需要從當下去推敲。

然後再從藥物反應,考慮患者表述的可靠程度。

把一切凝聚於當下的四診。

再去思量如何調正,一起去找出答案。

 

回來,或者不回來,是一種互相的期待。

醫者期待患者回來看到療效跟進;患者期待獲得更好的療效。

有些期待有成功、有些期待會失落。

有些看來看去都沒看得很好,但還是回來,我十分感謝和珍視這信任。

有些很難的病居然反反覆覆的有進展了,不是靠我,是患者自己的堅持。

我從不違言,我是沒有光環的屋村醫生,用藥傾向保守。

是利用超高質量的藥材作為醫療基礎,去設計一個穩中求效的方法,

有好藥懂用就沒甚麼特別,有足夠功底就可以了。

不容易會有那種神奇驚人的效果。

有時候我也不懂得「sale野」,明明我們的藥是性價無敵,也寧可病人自己出去買差貨。過了很久才有點想開會說兩句。

我也不太懂得「叫人覆診」,我總覺得看好了就會回來。街坊生意不用靠把口。

又過了很久才發現有些街坊還是要讓他記得再看的。

 

 

 

直到有一天,有位聽障朋友誤撞入來看病了。

能看個病都打一千幾百字的醫生我看不多,

忽然發覺打字快的醫生除了玩typing of the dead外還可以有這種用途。

(香港有多少手語醫生服務呢? )

所以很墾切地告訴他

「如果在外面有甚麼困難看病問病不容易的話,就來我這吧。」

誰在流浪,誰在逃藏,是你是我都沒所謂;

如果願意的話,我們一起分擔。

Share on Facebook
Share on Twitter
Please reload

最新消息

產後培元 – 輕鬆坐月‧安心固本

September 19, 2018

1/1
Please reload

文章分類
最新文章一覽
Please reload

熱門標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