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脈枕的兩端】說出你的願望

October 21, 2017

​“Every person must choose how much truth he can stand.”

― Irvin D. Yalom, When Nietzsche Wept

 

「你有甚麼不舒服呢」

病人就會說說說說說。是控訴,也是許願。

然後我們一起嘗試起創造一些奇妙。

 

要在言辭裡面,感受病人所體驗到的生活。

去考慮患者的痛苦,和當前可以的作為。

有些時候,還要幫助患者整理思緒,讓他重新去考慮整個世界。

 

有時候,醫者就像神仙,解決痛苦;打破困局。

就像少女組合歌詞那樣:

「是的我愛你,一直堅信,想把夢想和熱情都給你;

我是想要幫你實現願望(想要幫你)的幸運女神。」

很美好,工作的人很開心很熱情,

來的人也會十分滿足。

 

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6SwiSpudKWI

(去過電腦商場,就一定會看過這個MV)

 

但現實的醫者,不是神仙。

甚至乎倒過來是要讓人面對殘酷的惡者。

是要告訴人,要達到目標就要有所付出。

我們一起去面對殘酷的世界,和病人一起去面對血肉淋漓的真相。

也去面對我們自己的無力與無知。

 

生命、感受、關係都無法互換,也無法去劃等號。

只是要進展,就要改變。要改變,就要往前走。

在事實真相的面前,要獲得甚麼,就得放下甚麼。

有病需要治就要吃藥治療;有些病要鍛煉;有些病要學會放下;

有些病還要學會放棄一些不合理的療效祈望。

 

倒過來,想為醫,就得放下懶惰。

人要有work-life balance,累的時候要休息,但醫書總是無情。

想病人依從治療,就要學會更多主動解釋和關懷,調整處方。

治不好的時候要學會放手,嘗試讓同道接手。

 

 

到了終極時要與病人一起去走到最後,竭力去維護他們的舒適與尊嚴。

死亡是不是一種失敗呢?可能是也可能不是。

患者說病好了,那就一定是成功?可能是也可能不是。

電視裡面的消防員說:「從前在海邊總是負責打撓屍體,很失落,想真的救人」

消防同事說:「生要見人,死要見屍,你帶了他們回家」

 

如果人世是苦海,所謂的醫者也不過苦海的一員。

就算會游會拉人,也會受傷也會沉。

我只願能一點一點助人回到他生命的歸屬,足矣。那是我軟弱中的一點安慰。

然後去溫柔而寧謐地嘗試涵納一切的痛苦。

最後放下所謂醫者的身份,在自己生命的歸屬。

在那一瞬間,讓溫暖包圍著我。

 

 

 

Share on Facebook
Share on Twitter
Please reload

最新消息

產後培元 – 輕鬆坐月‧安心固本

September 19, 2018

1/1
Please reload

文章分類
最新文章一覽
Please reload

熱門標籤